2019
場所既視-下一代市場
Déjà vu: Re-Envisioning Market/Place 
財團法人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/ 共感地景創作 執行 / 新富町文化市場 / 臺北臺灣
Jun Foundation for Arts & Architecture / Executive by ArchiBlur Lab / Taipei, Taiwan
策展團隊:陳宣誠、邱俊達、蘇孟宗
Curatorial Team: Eric CHEN, Yves Chunta CHIU, Meng-Tsun SU

策展論述 Statement

未竟的群聚 / 市街的生發詩學
In Search of Spontaneity / Market Murmuration


城市是市場與街道的相遇的地方。「市街」是城市的構成分子,也是城市的生命所在。然而市街的生命力並不總是設計或規劃所能受控。回歸到城市的起源,顧名思義,城市是來自防禦的需求(城牆)以及交易的行為(市場)。在城市現代化的過程中,城牆連同其城鄉之間的關稅壁壘的消失而撤除,有的被轉為林蔭大道(如維也納的Ringstrauss),有的被轉為外環道(如巴黎的Peripherique)。

另一方面留下來的是市場,但隨著情報與資訊交換技術的演進,市場也不斷的在演變。市場的功能是情報、物質和貨幣的交換,但它也包含了各種意識形態,包括壟斷哄抬、投機炒作、新教倫理的勤奮、開放自由的空氣等等。從希臘的agora到羅馬的trajen’s market,到中世紀新市鎮的市場到文藝復興的廣場,乃至於十九世紀的拱廊街和二十世紀的郊區賣場(outlet),人類不斷重新定義交易(transaction)這件事情的時候,情報的交換越發方便快速,市場卻逐漸從戶外空間走向室內,同時發生的是市民公共生活的消失。

在現代城市形成的過程中,為了防治傳染病、改善瘴癘之氣(miasma)而因應而生的下水道,以及公共市場的衛生觀念,由日本的殖民建設轉介到台灣。或許在電報發明和火車運輸出現之後,期貨和股票等看不見的市場因而誕生,而郵遞和物流系統也促成了郵購和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。(如著名的Sears 郵購住屋mail-order houses),然而一件不變的事情是人類對於「近距離」(proximity)的需求。從波士頓到費城、到柏克萊和東海大學,生活圈的形成取決於距離而不是規劃者心目中的理想圖像。在設計和自發性的辯證之間,市場提供了有趣的案例。

以新富町市場和東三水街之間的競合關係來看,究竟是先有市場才有街道,或是現有街道才有市場,由歷史來看或許是前者,然而兩者之間的興衰變遷,也告訴我們另外一個故事。再放大到萬華區來看,包括龍山寺、西園街、剝皮寮等地的形構過程,是信仰、產業、運輸和市場等條件交織,在聚和與落地的過程所構成的「聚落」中的生活網路。

我們常說物質體現了文化,而市街所體現的是怎樣的企圖和作用力?這樣的形式在未來又將如何展開?我們在「尋找市街」的同時,也試圖在當下的時間切面中掌握的瞬時的流動。以Harnold Rauschenberg 的話來說,公共生活中的「自發性」(spontaneity)如何可能?類似於自然界「形變過程」(murmuration)的群聚效應是否可能,我們又如何以藝術的手法汲取這樣的能量,並作為下一個世代的發展藍圖?

Artists and Artworks

從可見與不可見的地景提煉時代精神,描繪未來精神地景
成若涵,《時空菜奇訝》,2019

身體感的捕獲

謝杰樺,張可楊,《新富健康操》,2019
王嘉笙,《市場.jpg》,2019

生活邊界的擴延

陳冠蓉,《進行中:食.物.誌》,2019

另類檔案館:從遺忘到靜默

王文心,《冰雨水 一起滴下》,2019
蘇弘,《部分32》,2019

未來的市場?

最後修改日期: 6 4 月, 2020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